主页 > 聚焦下载 >《27场送行》:无血缘有亲缘的日本爷爷与台湾孙女 >

《27场送行》:无血缘有亲缘的日本爷爷与台湾孙女

第26场送行 第二个家

时间:2017年

来自日本的渡边先生是个永远都打扮乾净、有礼貌的人,头髮梳得服服贴贴,指甲剪得乾乾净净,应该是担任厨师多年的关係吧。他的嗓门有点大,但说话却是极为客气,像是怕说漏了些什幺似的,当我们问他问题时,他也总是讲得很仔细。

渡边先生跟他的台湾妻子共同生活了三十几年,七十几岁的他,一生起起伏伏,店开店关。他会烦恼地说:「不知道为什幺,也没乱花钱,怎幺最后会这样需要大家帮忙。」但其实我们也知道,原因很单纯,就是因为身边的牵手生病了,持家的人少了理家的伴,于是生活就陷入了混乱。

其实,渡边的一生过得跟许多人不一样,就连现在陪伴在他身边的孙女,也是实际上与他没有血缘关係的。

他原本是位厨师,但在三十几岁时,遇到了因为离婚到日本旅行散心的芳姬,初次相见,两人并没有特别的好感,却在之后再次巧遇,约喝咖啡,这一喝却喝出了真感情,之后芳姬便落脚在日本,开始跟渡边同居起来。一开始是因为离开婚姻而出国,但没想到找到了另一个春天。

一开始,芳姬是台湾日本两边飞,后来因为也捨不得彼此,再加上机票贵,芳姬开始非法居留在日本,不回台湾了,只是毕竟是不合法律之举,越是待着,越觉得良心不安。不过由于感情深厚,两个人一想,乾脆索性就去登记结婚,也省得夜长梦多。

只是感情再好,时间久了,芳姬也会想念台湾!疼爱妻子的渡边便一口应允说:「我们回台湾看看吧!」

其实渡边自己对于台湾也有嚮往,他从小就被亲生父亲遗弃,由外公领养,而外公在从军时曾经待过菲律宾跟台湾,在年纪还小的时候,渡边就听过外公讲过好几次台湾的友善,让他对于这块土地也产生了好奇。

也许是年少的勇气,带着点钱,他就在台北找了个地方安顿下来,至于工作呢?也就是芳姬摊开报纸广告一则一则地找,最后看到日语中心在徵人,渡边就去上班了。当时,芳姬是家庭主妇,渡边是日文老师。

只是,做厨师做习惯的渡边哪里受得了补习班的拘谨,教书教了三年也实在气闷了,终究还是找了个林森北路居酒屋的厨师工作,做回老本行。居酒屋老闆是北海道人,相处起来倒也顺利。然而在20年前,台湾的法律是规定日本人无法拥有工作证的,即便是跟台湾人结了婚,仍然不能工作,于是某日渡边就被警察给抓了,在拘留所待了整整两天。

芳姬四处奔走,去找人把渡边救了出来,之后便想着这样不是办法,也一边思考着可以让渡边落地生根、好好工作的法子,直到15年前才终于安顿下来,开了间小店。

这些日子以来,他们的生活倒也顺遂,一起开店、一起工作,夫唱妇随。但随着日商渐渐转移至大陆,渡边的小店生意也逐渐变差,终于有天捱不住了,他收掉了店面,又回去当别人餐厅的厨师去,只是工作仍是不稳定。

某日,芳姬接到了与前夫所生的儿子来电,电话那头说着:「女儿还小,想请你们回来帮忙顾小孩。」

当时芳姬心想,既然台北工作不顺利,那搬去台中看看好了,搞不好会有新的转机。只是才没住几天,渡边就说不习惯,还是想回台北碰运气,于是便又独自回到了台北。

在台中的芳姬虽然忙着带孙,被小孩佔去了大半时间,但渡边不在身边,过没多久,也开始想着要回台北。只是没想到此时儿子却说:「那妳先带着孙女一起回台北吧,过阵子再看看要怎幺办,我一有空就会上去。」

怎样也没想到,当时儿子口中说的「过阵子」,却成了永远,孙女小爱再也没离开过。

渡边说:「芳姬的儿子根本就不想要小孩,这对夫妻啊,生了小孩就往外丢。但我觉得没关係,血缘对我来说没那幺重要,缘分比较重要啦,我自己也是被亲生父亲抛弃,丢给外公养大的。再说小爱这幺可爱,把她养大当然没问题。」

于是,渡边、芳姬、小爱,这奇妙的祖孙三人,就这样一起共同生活了十几年,日子也过得平安恬静。

只是好景不长,好不容易再次存了点钱要与人合伙开店,但钱投资下去,装潢到一半,投资人却跑了,等于一切都丢到水里,一切又归零。

这也就是为什幺,即便有一技之长,但在芳姬走的时候,渡边仍得要靠着外界的帮忙,才能完成后事。

我们会遇到他,也是一个意外。本来芳姬跟渡边商量好,决定走的时候要把大体捐给医院当大体老师,生不带来死不带去,好好过完今生比较重要。当初两人都同意这件事,甚至渡边自己也跟着一起签了捐赠卡。

不过在把遗体送去医院那天,却遇到大雨坍方、无法前进,等道路通了之后,医院婉转表示,大体新鲜度不足,已经无法捐赠,只好原路返回。

这时候,孙女小爱在凌晨两点半拨了通电话给我们,而渡边先生则帮妻子选择了花葬。

我们帮芳姬安排了简单隆重的告别式,而就在丧礼过后没多久,渡边也放弃了他的日本籍,拿到了台湾的身分证。

我们问他:「已经来台湾好几十年了,为什幺现在才想到要办?」

他说:「以前是依亲,觉得没什幺问题,反正两边的身分都有,也满好的。但太太生病没多久,就叮咛着我记得要申请身分证。我心想反正也没有打算要回日本了,希望能在台湾终老。」他对台湾早有了深厚的感情,不仅有着自己的朋友圈,更有一个虽然没有血缘关係,但却很亲的孙女小爱。

即便七十几岁了,渡边还是有着他的厨师梦,没事也仍想要站在厨房大展身手。虽然没有了芳姬的日子会有点寂寞,但我们也相信,他在厨房的身影,是芳姬也乐见的吧。

相关书摘 ►《27场送行》:无身分证、无健保卡也无入学,两个被社会遗忘的孩子

书籍介绍

本文摘录自《27场送行:无偿安葬弱势孤贫,从21年的告别里学习最温暖的人生功课》,麦田出版

*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。

作者:郭志祥、吴倪冬月、叶小欧

在生命终结之后,让留下来的人学着说再见,更教我们如何活

每个人离世时,都是孑然一身。
但因为他们,再怎幺孤独,都能被温柔目送。

无偿安葬3,000名孤苦贫病者的善愿爱心协会,最发人深省的27个送行故事。

有的是高龄近八十的美国银髮背包客,因相信轮迴转世而来台寻「根」,不料却在这块异地嚥下最后一口气;有的是飘洋过海来台打拚,却被台湾仲介压榨,最终不得不成为「逃跑外劳」的东南亚移工;有的是一心等着死后能够回到对岸的家乡长眠,落叶归根的退休老兵;更多的是原本安稳过日,却因为一场拖垮全家人的不治之症,到头来连葬礼都办不起的平凡老百姓。

他们送往迎来,送的是亡者
迎的是一份给生者的希望

其实死亡并不可怕,真正可怕的是对死亡的恐惧。
丧礼只是仪式,目的除了是让往生的人好走,
更是让遗留在这世上的亲友,在面对未来时,能有生存下去的勇气。
尤其是弱势者,面对亲友往生,往往无力负担,有时反而成为心里最难以抹灭的痛。

这群志工的信念是,「每个人都值得一场有尊严的葬礼」,
哪里需要他们,他们就会出现,21年来,风雨无阻。
走进这27场送行的背后,
我们得以一窥人性的光芒与阴暗,善良与险恶;
看着他们如何默默行善,涓滴成河。
人间万般滋味,在此一次尝尽。

《27场送行》:无血缘有亲缘的日本爷爷与台湾孙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