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聚焦下载 >星宇选空巴、弃波音是对的 3个关键数据印证张国炜「神决策」 >

星宇选空巴、弃波音是对的 3个关键数据印证张国炜「神决策」

今年3月,星宇航空董事长张国炜,在与空中巴士(Airbus)签约的记者会上,信心满满地说,好险这次没买波音(Boeing)的飞机,「不然就中标(台语),所以你看,我很神!」由波音今年前3季财报可看出,其中3个数据,确实印证了,星宇选空巴、弃波音,是个「神决策」。

,印尼狮子航空1架波音737 MAX客机,于起飞13分钟后坠毁,机上189名乘客无人生还;今年3月10日,1架隶属衣索比亚航空的波音737 MAX客机,也在起飞后不久坠毁,机上157人全数罹难;相同机型于半年内两度发生空难,导致世界各国纷纷对737 MAX祭出「禁飞令」,重创波音形象。

摊开波音今年1至3季财报可发现,其营收、获利、交机数量,皆因飞安疑虑,陷入「连3跌」窘境。

营收、获利连3季负成长前9月交机数量大减47%

波音今年第1季营收为229.17亿美元,年减2%;获利21.49亿美元,年减13.2%;交机数量为149架,明显低于2018年同期的184架。

当时,波音已停止737 MAX交机事宜,商用机营收表现大受冲击,使波音不得不取消全年获利预测。

波音第2季财报不仅未见起色,还更加「惨烈」,营收大减逾35%,至157.51亿美元,获利直接掉到负数,惨亏29.42亿美元,创历年单季最高亏损纪录;2019上半年,营收为386.68亿美元,亏损7.93亿美元。

波音第2季交机数量为90架,远低于去年同期的194架;上半年总交机量仅239架,年减逾36%。

▲▼波音第3季财报,表现依旧不佳,交机数量持续下滑。(图:翻摄自波音财报)

美东时间10月22日,波音公布第3季财报,营收199.80亿美元,年减21%;获利11.67亿美元,年减超过5成;当季交机数量只剩62架,远不及去年同期的190架;累计1至9月交机数量为301架,年减幅达47%,近乎腰斩。

737 MAX「禁飞令」使空巴受惠上半年营收大增24%

空巴财报表现,则相对亮眼,受惠于波音737 MAX「禁飞令」,空巴窄体客机出货增加,第2季营收为183.17亿欧元(约合203.73亿美元),年增23%;获利11.57亿欧元(约合12.86亿美元),年成长逾4倍;上半年营收308.66亿欧元(约合343.32亿美元),年增24%;交机量达389架,高于2018年同期的303架(空巴预计10月30日公布第3季财报)。

▲▼空巴上半年营收、交机数量明显成长。(图:翻摄自空巴财报)

基于飞安考量,部分已订购波音737MAX系列客机的航空公司,纷纷延后交机时程;例如,维珍澳洲航空(Virgin Australia)便将首批客机交机时间,从2019年11月,延至2021年7月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其他弃波音、选空巴的航空公司,未必能在短时间内,取得飞机;张国炜于10月初的记者会中指出,空巴A321neo炙手可热,生产线满载,平均每架飞机交机时间,都有5至6个月的延迟,但星宇决定得早,交机时间不受影响(首架A321neo交机时间为10月25日),他会亲赴德国汉堡,把星宇第1架A321neo开回台湾。

飞安疑虑使波音营收、获利、交机数量大减,张国炜及早选择空巴,使星宇飞安形象大大加分,也避开了可能影响开航时间的不利因素,由此看来,「K董」这项决策,的确如他所言,「很神!」

▲▼张国炜赴德国亲自验机。(图:星宇航空提供,下同)

波音营收空巴max获利星宇亿美元机数量